語言上的賄賂比金錢賄賂更具有隱蔽性、欺騙性和破壞性自古至今,“語言賄賂”乃是一些人的常態,究其根源,就在於願者上鉤“言行不一”“表裡有別”“當面巧言”,是“語言賄賂”者的當鋪共同特點
  “賄賂”,簡單地說是指一些人或單位為達到某種目的而給人送錢贈物的行為。然而,觀察現實生活不難發現,有的人不僅送錢贈物,還善於運用“語言賄賂”,即阿諛奉承、抬轎吹捧,討好領導時心口分離、心辭不一,其表現或是曲說阿是、花言媚俗,或是浮言誇飾、言不由衷,或是言聽計從情趣用品、曲意逢迎,或是賣弄文筆、嘩眾取寵,等等。這種諂諛惡習影響很壞,使人憂慮,應當引起各級領導同志的高度警惕。
  “語言賄賂”有多種形式:一是奉承式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喜好,看人下菜、投其所好,可以說是那些蠅營狗苟之徒為受寵升官而慣用的伎倆,他們八面玲瓏、虛與委蛇,時常用甜言蜜語換取領導的好感,以小的“投資”換取大的“效益”,從而達到個人目的。二是客氣式。在他們眼裡,看重的是所謂的人緣、人脈、人情,奉行的是明哲保身,推崇的是“好人主義”,註重積累能夠左右逢源、八面來風的人際關係,對明擺著的不良習氣或歪風邪氣常常以庸俗的客氣忍著、讓著、掩著、護著。三是彙報式。因為工作漂浮,不善思考,不接地氣,不明實情,只好通過“及時彙報”討好領導,有時聽到一點風聲,無論是否屬實,就立即擺出一副故作高深、故弄玄虛的架勢,到領導那裡彙報,或打“小報告”,以表忠心、套取歡心,討個好印網路行銷象。四是排場式。用豪言壯語表白自己,用“語言的排場”“包裝”領導,短話長說、短文長作,其興趣,不是密切聯繫實際而是“聯繫實惠”,不是密切聯繫群眾而是“聯繫領導”,目的在於抬高身價,沽名釣譽,以獲取某種私利。
  “語言賄賂”擅長嘴皮子上使神功,文字堆里翻筋斗,是一種只憑三寸不爛之舌,一桿灼灼生花妙筆,就可摘取“果實”的巧取之舉,毫無實事求是之意,而有嘩眾取寵之心,是黨內生活庸俗化、同志關係利益化的反映,是不講正氣、融資缺乏骨氣、毫無朝氣和銳氣的表現,給人的感覺和印象只能是裝腔作勢、裝模作樣、江湖義氣、面目可憎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這種語言上的賄賂比金錢賄賂更具有隱蔽性、欺騙性和破壞性。雖然所吐之言與法紀無涉,聽不聽由你,然而這樣做一旦得逞,便能騙取領導的信任,從而乾出喪失組織原則的事來,這會直接影響人們對領導幹部整體形象的評價,於工作和事業發展不利。
  自古至今,“語言賄賂”乃是一些人的常態,究其根源,就在於有人喜歡、願者上鉤,“官”念扭曲、私心太重。如果各級領導幹部對那些擅長於察言觀色、擲人下懷、卑恭折節、趨炎附勢的“溜”“拍”之徒不予買賬,尤其不讓他們撈到“油水”、得到好處,“語網站優化言賄賂”就不會有市場,搞這種賄賂的人也會大為減少。因此,警惕和反對“語言賄賂”,領導幹部要從思想上築牢拒“諛”防“俗”的堤防,多在慎“言”上下功夫。
  奉承面前慎“甜言”
  “說得比唱得好聽”,即“甜言”。喜歡坐轎子、聽贊歌的人往往易接受這種“甜言”,自以為言之不怍,沒啥沒啥,何不笑納。其實大謬不然。因為喜歡別人奉承,常常會頭腦發熱、忘乎所以,甚至受騙上當,嚴重時還可能招來或大或小的工作失誤,或多或少的名譽損害。現實中,那些因頭腦發熱而頭暈、頭暈而智昏、智昏而誤斷、誤斷而誤事、誤事而誤民者,屢見不鮮,其害大也。古人說,“巧言亂德”。要看到“拍馬”者最終目的是為了“騎馬”,奉承你的人並不是真正佩服你、支持你,只不過是以此作為誘餌,旨在“請君入瓮”,為其所用,撈取自己的實惠而已,一旦目的達到,就會一反常態、一腳踢開,去追隨與其利害關係更大的人,是典型的投機分子、勢利小人。當然,這種人更談不上有什麼群眾觀念、宗旨意識。因此,作為一名領導幹部,要做到“甜言”面前不飄飄然,“蜜語”聲中不昏昏然,極其重要的一條是:逆耳之言常聽,阿諛奉承當忌。否則就會良莠不辨、好壞不分,讓心術不正的人鑽了空子。
  “客氣”面前慎“俗言”
  唯唯諾諾、應聲附和,即“俗言”。順著、寵著,捧著、迎著,哄著、抬著,往往是上級對下級、下級對上級、同級對同級相互討好、彼此吹捧的“客氣”行為。這種行為背後是你好我好大家好,錶面上看似和諧、一團和氣,實際上是一種庸俗的客氣,於是便出現了“自我批評談情況,相互批評提希望”之類的“俗言”現象。其實,在“俗言”面前,不妨學學兩位老夫子。孔子對那些能說會道、誇誇其談,口若懸河、口碑庸俗的人沒有好印象,毫不留情地說他們“巧言令色,鮮矣仁”。相反他覺得“剛毅木訥近仁”,倡導“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”。強調對一個人要“聽其言而觀其行”,由此才能達到脫俗的境界。荀子更有精辟的見解,他說:“口言善,身行惡,國妖也。”嘴上說得漂亮、客客氣氣,而行動上則俗不可耐、為非作歹,這種人是國家的妖孽。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慎俗。共產黨人應該比古人有更強的慎俗意識,只有這樣,才能對假客氣的人不“客氣”,面對“俗言”而不俗氣。
  “彙報”面前慎“假言”。
  大言不慚、表裡不一,即“假言”。不論是口頭彙報還是書面彙報,一個重要標準,就是客觀、公正、全面地反映事實真相,有喜報喜,有憂報憂。然而,“彙報”也有真假與表裡之別。現實中總有那麼一些人把追求“彙報效應”作為向領導套近乎的一種語言“賄道”。言行之間說是投“桃”,實際報“李”;說是揚紅,實際行黑。這種“言行不一”“表裡有別”“當面巧言”“背後令色”,儘管各自表現的程度不同,卻是“語言賄賂”者的共同特點。作為黨員幹部,不僅要經受住金錢、美色的考驗,還要過好辨別言辭真假、拒絕“語言賄賂”的“彙報”關。這就要求各級領導幹部在認識彙報人時,必須多角度、全方位地分析研究其行為及其本性,尤其要察其“彙報”的表裡是否一致。或許這是觀察鑒定彙報人言行的一個難點,因此就不能僅評一時一事判斷彙報人的品行與人格,要看其全部歷史、全部工作和生活。特別越是居高位、掌大權的人,對借“彙報”之名行“語言賄賂”之實者,就越是應該持以戒心、嚴加分辨。
  “排場”面前慎“陳言”
  貪大求全、套話連篇,即“陳言”。凡“語言賄賂”者必講“語言的排場”。其表現:一是貪長。認為只有長講話、長文章才能顯示出領導能力和領導水平,因而不管事情大小,講起形勢來,從國際、國內講到當地;談起對策來,從宏觀、中觀說到微觀;再加一些政治術語,添上一堆套話陳話,使勁往長了抻。二是貪全。面面俱到、穿靴戴帽,生怕漏掉什麼,於是“第一、第二、第三”連下去,“一是、二是、三是”是不完,“首先、其次、再次”接著講,“一回顧、二展望、三要求”繼續說,一要“提高認識”、二要“加強領導”、三要“狠抓落實”、四要“協調配合”等之妙筆生花不止……如此這般,若不加以防備,就會落入寫手圈套,其結果就像“牆上蘆葦”“山間竹筍”“懶婆娘的裹腳布”,成為向不良文風“開炮”的對象。所以,當有人企圖用語言眩人視聽,用陳言抬舉自己時,不妨反躬自問其居心何在,從中看到問題的另一面,真正做到“修辭者、立言也,去其偽、立其誠”。只有這樣,才能“唯陳言之務去”,從而接近真理、認識真理、說出真理。
  (學習時報)
  (原標題:“語言賄賂”:嘴皮子上使神功)
創作者介紹

strip

ui73uiwpi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